20集大型纪录片《长江大桥》获得2008-2009年度中国电视十大优秀纪录片奖!
长江大桥 > 人物专栏 > 正文
姓名: 凤懋润
性别:
年龄: 67岁
个人签名: 粉笔--生命的每一人细胞,都是一颗狙击愚昧的子弹.
人生格言: 山鹰绝不会把巢穴构筑在屋檐下.
详细介绍

近五年代表性科研成果:

1.江阴长江公路大桥设计与施工1997年,交通部鉴定,大桥已于1999.9.28建成通车

2.Comprehensive Review of Long-Span Arch Bridges in China(中国大跨拱桥技术综述) ,第三届国际桥梁大会论文,巴黎,2001年

3.The Development of Cable-supported Bridges in China(中国索桥发展), 国际桥协IABSE韩国国际会议主旨论文,汉城,2001年

4.铺路架桥 造福中华,海峡两岸土木工程合作交流活动,台湾,2001年

5.中国公路发展-公路工程安全和耐久性,中国土木工程第九届年会,杭州,2000年

6.吊桥,《中国土木工程指南》新版,中国土木工程学会,1999年

7.关于公路交通信息化建设的思考,工程应用软件技术研讨会,成都,1999年

8.高等级公路路面建设中应注意的几个问题,全国公路建设质量工作会议,1998年

9.建设中的江阴长江公路大桥,中国土木工程第八届年会,北京,1998

10.Modern Suspension Bridges in China(中国的现代索桥) ,美国土木工程学会结构分会XIII年会,美国波士顿,1998年

11.努力发展我国公路工程计算机应用技术,中国公路学会四届二次理事会及学术交流会论文集,广西,1997年

12.中国公路桥梁建设,中国-日本公路技术第十一次交流会,日本,1997年
 
采访交通部原总工凤懋润:  
            记者:上海黄浦江大桥的建设对我国桥梁建设的历史意义在哪儿?
       
凤懋润:我看了这个题目,我就觉得这个问题你不应该再问我了,因为显然项老师,林元培院士,还有朱之豪,应该说他们把这个意义已经说的很透了。如果说咱们从国家桥梁建设来讲,突破400米这个跨径是南浦大桥,这是里程碑。那么大家也知道,桥梁它的科技含量跟跨径有直接的关系,超越用最新的技术实现更大的跨越,这始终是全球的桥梁工作者为之奋斗和努力的目标,当然,可以通过体系、可以通过结构、可以通过材料,通过工艺,以及通过一些设备来实现,我们拉回来说到上海黄浦江上面的南浦大桥,这是在1991年建成的,这是我们国家桥梁跨径第一次突破400米,它的意义在于它拉开了我们国家大跨境桥梁建设的帷幕,而更重要的一点,这是博采众长、自古创新的成果,或者确切地说,是博采众长自主建设的成果。
       
大家也都记得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当我们需要实现更大跨越的时候,国内和国外都有一种议论或者一种质疑,就是中国人有没有能力修建跨度超过400米的桥梁。当时也确实是想请外国人来建设这座桥梁,包括设计、包括建设,因为国外已经实现了突破400米的跨越。但是中国的桥梁建设者,上海的桥梁建设者,强烈地呼吁我们应该依靠自己的力量实现400米这样的一个突破。那么大家也知道,背后有一个历史的故事,这就是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江泽民接受了我们技术人员的这样的一个强烈的呼吁,决定由上海桥梁界通力合作来建设这座大桥,而经过了艰苦的努力,经过了自主的建设、自主的创新,在1991年终于实现了,终于建成了这样一座桥梁,大长了中国桥梁界的信心,所以当我们回顾南浦大桥建设成绩的时候,常常要提到这是相信我们国家我们民族、我们的技术人员,有能力攻克技术难关。
       
所以我想说到这座桥的意义,就是大长了中国桥梁建设者的志气、信心,正因为如此,所以在90年代拉开了大跨径跨江大桥建设的这样一个帷幕。所以我曾经提到第二战役在长江一线展开,开展了百团大战,跨江大桥拔地而起,几十座,解决了我们经济发展需要的这样一个南北的沟通,我想说到它的意义是非常明显。
        
    记者:您刚才提到了80年代、90年代,中国现代桥梁走过了30年跨越的路,那80年代是什么?90年代是什么?新世纪的第一个10年又是什么?
       
凤懋润:其实你们是想让我说那几个字,那个字不是我的原创,是项海帆院士的原创,我在这儿先说一段。所以我回答你的问题呢,我要说我非常赞成项海帆院士对中国桥梁30年发展之路的一个评价,就是说80年代中国桥梁走过了学习和追赶的这样一个道路。90年代,是仅跟和提高,这是我说倒了。
       
我非常赞同项海帆院士对中国桥梁发展30年之路的一个精辟的分析。在80年代,我们走过了学习和追赶的道路,90年代,走了一个提高和紧跟的这样一个道路,而到了新世纪进入了创新和超越这样的一个新时期。其实我常常想,这三个阶段就相当于我们跑马拉松。说到这样一点,老百姓都很清楚,80年代的时候,我们和国际的先进水平或者说马拉松比赛的第一团队还差得很远。所以这个阶段我们是往前追啊,是赶。到了90年代呢,应该说我们追上了第一团队,但是不能落下,差了这一口气你就赶不上了,所以我们紧跟。新世纪,我们冲进了第一团队,我们要用科技方面的创新来实现我们的超越,就是在第一团队里面,我们还要一个一个地往前赶,争取在2020年,我们可以占到领先的地位,所以我想,用我们说80年代学习和追赶,90年代是提高和紧跟,新世纪是创新和超越来形容中国桥梁改革发展、改革开放这三十年来的进步,非常恰当。
       
记者:……。
       
凤懋润:中国桥梁是自主创新的一面旗帜不是我说的,是原科技部部长徐冠华说的。当时我接受部长的任务,全程陪同徐冠华部长考察建设当中的苏通大桥。大家也知道苏通长江公路大桥是世界上首座跨径超过千米的斜拉桥,这是绝对的第一跟世界之最。因为这种桥形在苏通大桥开始建设的时候,世界最大跨径是日本同行修的890米的多多罗大桥,而我们的苏通大桥用1088米跨越长江下游区段的长江口。大家知道,这样一个1088超过了原来的世界记录,890米超过了它198米,这是一个很大的跨越。徐冠华部长在考察了这座桥梁的建设工地以后,在和桥梁建设者座谈的时候,非常激动的、非常深情地说出了我认为中国桥梁的建设是自主创新的一面旗帜。
       
这就要回过头去说到我们走过30年的路,那就是80年代、90年代,在博采众长、自主建设的指导方针之下,修建了中国自己的跨径超过400米、600米、800米、1000米的大桥。而现在,去实现斜拉桥一千米的突破。另外呢,我想中国桥梁建设是自主创新的一面旗帜,里面有很深的内涵,就是我们相信中国工程师有能力实现新技术的一个跨越,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桥梁建设者非常踏实,一步一个脚印,所以当我们谈到江阴长江公路大桥在1999年国庆50周年大庆之前建成通车的时候,记者采访我,说你作为总设计师,说一说你的敢想,我说江阴长江公路大桥实现中华民族桥梁千米的突破,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国富民强的具体体现,同时它是50年新中国桥梁建设经验的积累。也是几代桥梁建设者特别是老一代桥梁建设者集体智慧的结晶,正是在50年桥梁建设、土木工程建设取得的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之上,我们才达到了上个世纪末悬索桥突破千米的顶峰。而今天我们说到苏通大桥,在江阴长江大桥建设之后的九年又实现了斜拉桥千米的突破,这是中国桥梁建设者伟大的胜利。

        记者:江阴长江大桥和苏通大桥的建成,使我们中国的建桥企业完成一个什么样的跨越?
       
凤懋润:应该说我们桥梁建成取得了一个实体的成果,但其实透过这个实体的成果背后我们有一大批科研创新的成果。而且有队伍的成长和建设,这样的一些个队伍,通过了江阴大桥、苏通大桥和其他一系列成功建设大桥的锻炼、培养,已经成为了我们国家的,是跟国际接轨的这样的企业。我们的这些企业的实力绝不在国外建桥企业之下,而且他们的建设成绩取得了国外桥梁界的认可,所以许多国家桥梁的建设主动地邀请中国的桥梁研桥企业到他们的国家里去参与桥梁的建设,我想这也是很大的一个成绩。

        记者:那我们现在的建桥水平,在世界上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凤懋润:应该这样说,我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就是以苏通大桥、杭州湾大桥为代表的一批新世纪建成的国际一流的桥梁,标志着我们国家建桥技术水平进入了世界强国的行列。请注意,我在这里说到的是进入了世界桥梁技术强国的行列,这不代表我们已经走到了领先的地位。我们虽然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但是我们还有不足,我们在创新的理念,我们在建设的精细化程度,我们在队伍整体的素质方面,还都有待进一步提高,但是请注意,我所说到的这些问题,是从全国建设的全局而言的,是从全国大规模建设的全局而言的,不是针对着代表我们国家顶禁尖水平的那几座桥梁说的,那几座桥梁,或者那十几座桥梁就是我刚刚提到的,以苏通大桥、杭州湾大桥为代表的新世纪建成的那一批国际一流的桥梁,绝对代表了国际一流的水平,也是我们国家最先进的技术水平。

        记者:江阴长江大桥建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建桥模式,为什么这样讲?
       
凤懋润:说到了中国江阴长江公路大桥,是中华民族第一座跨径超过千米的特大跨径桥梁,那么这座桥梁的建设呢,应该说是一个严峻的技术挑战。为了建好这座桥,为了建好这座具有战略意义的国家级的桥梁,所以我们交通部的领导和江苏省的党政领导高度重视,他们为了这座大桥的顺利建设,组成了省部协调领导小组。有省跟部的高层领导一把手出任省部协调领导小组的组长,来协调大桥建设各个方面的关系,为大桥顺利的建设铺平道路。第二,正因为它是我们中华民族首座跨度超千米的大桥,技术方面还有些关键技术需要去突破,所以又成立了省部邀请的顾问和专家组,对大桥的建设进行技术咨询和把关。到每一个关键的工序转换的时候,都请这些全国知名的老一代的由院士大师和知名专家组成的专家组来进行咨询,来进行技术把关。
       
第三,大桥的建设,为了整合全国的治理资源,专门成立了建设指挥部,汇集了全国的桥梁建设的这样一些精英,而且通过市场的运作,通过招投标的方式,选择了我们国内一流的设计、施工、科研的这样一些部门,并由政府搭台产学研攻关,联合攻关,来攻克这些技术上面的拦路虎。当然具体的集资也由投资公司来投融资。所以我想,江阴长江公路大桥它建立了这样一种具有国家战略意义的大跨度桥梁建设的一个省部协调、技术专家咨询、投资公司融资、指挥部建设。这样的一个整合全国的治理资源,集中力量打歼灭战的管理模式。我想,这在我们国家现阶段,有针对性的来针对这样的特大性工程组织这样的管理模式是非常合适的,而且实践证明,它是成功的,这样的一个经验,后来应用到润扬大桥、苏通大桥、杭州湾大桥、舟山连岛、西红门京堂大桥的建设,同样取得了成功的经验。

        记者:您在回顾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的时候,提到了三大战役引领咱们的桥梁复兴,而且特意提到了珠江三角洲的政策突破,那我们想问您它的作用意义在哪儿?
       
凤懋润:我用三大战役来比喻中国桥梁建设走过的30年的路,这是一种宏观的总结,80年代从珠三角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建立经济特区开始,它的经济要起跑、要腾飞,比较铺就畅通的交通之路。但是大家也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国家并不富裕,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之后,国家面临着大规模的建设,都需要钱,哪儿都需要钱,所以在交通发展的时候,我们路桥建设的时候,就遇到了资金的困难,我谈到珠三角作为中国桥梁建设的第一战役,它有一个很大的贡献,是政策创新或者叫做政策突破,贷款修桥,收费还贷,或者用我们现在老百姓都熟知的话,贷款修路,收费还贷,这样的一个政策突破,就是由广东的同志们首先实施的。
       
通过了贷款,我们建起来了路,便捷了交通,有利于经济的发展,这样我们就可以有更多的钱回过来,不但是还贷,还可以用于更大规模的建设。这就是贷款修桥修路收费还贷的这样一个初衷,也是这样一个政策突破的意义所在。因为你没有钱你就干不成事,而我们用这样的办法得到了钱,建成了事,而且这个事是造福民生的事,实践证明,我们过去三十年或者说世纪之交的也十年,公路建设、桥梁建设的大发展都得益于这样的一个政策的突破。那么我想再多说一点,就说到一个故事,是我亲历的故事,大家知道在90年代我们实行了大规模的道路和桥梁的建设,特别是为了应对东南亚经济危机,1998年,展开了全球最大规模的公路和桥梁建设,在新世纪之初和过去的这八年,我有机会陪同外国交通行业的头面人物去参观我们国家已建成的公路和桥梁,他们来考察,他们希望有我们中国的桥梁建设者、道路建设者去帮助他们国家进行建设,但是他们并不了解我们的水平和实力。我选择了一条我叫做金品参观路线,这个金品参观路线是南京到上海一线,看路看桥。
       
比如说我曾经陪同东南亚的一个政府交通代表团,两天时间考察南京到上海一线的路和桥。我们在南京机场、路口机场下飞机以后,就走机场高速公路进城,我发现我陪同的外国代表团的团长,就有一点惊讶。我想,我猜想他心里在说,中国有这么好的高速公路。进了城,在五星级宾馆放下了行李,我们争得了他的同意,到我们南京长江第二大桥,2000年建成的服务区去吃中午饭,到了这个服务区,请客人们坐在可以直接看到大桥,看到川流不息的汽车运输车队的这样一个很好的视角,而我们背着大桥给他们做介绍,吃完了饭以后,上到桥上,从一头走到一头,我陪同团长,在这个大桥上面,他问了我不下二三十遍同一个问题,看到一个桥梁的部件问我,这是不是中国人自己做的,看到一个新的桥梁的构建,他同样重复着,这是不是中国人自己做的,问了二三十遍。后来,我总结了一句话,我说团长先生,这座大桥除了我们脚下踩着的钢箱梁桥面上面5.5公分后的环氧沥青桥面铺装是美国的技术,中国的施工队伍施工之外,完全的中国制造。他惊讶了,他目瞪口呆了。
       
然后我们把客人请到建设当中的润扬大桥去参观,经过96年建成的沪宁高速公路,南京上海的高速公路,绝对是国际接轨,国际标准的高速公路。到了润扬大桥,大家知道,润扬大桥是跨度1490米的悬索桥,这是目前长江上跨径最大的那座桥梁,1490米的悬索大桥,当时客人们去参观的时候,211高的桥塔只修到了150米,我把外国代表团的同志们都动员到了150米高的桥塔工作面上,它看到了我们中国的建桥工人,利用中国的建桥材料,建筑材料,有中国的监理工程师在那里,而我们桥塔施工的这样一个爬升模板是引进的世界上一流的最知名的华模技术装备。从高塔上下来以后,团长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风先生我信了,我说你信什么了?他说我信中国人有能力建设这样国际一流的桥梁工程。他在150米高的桥塔上,放眼一看,整个大桥这样的一个宏伟的工程和绝对国际接轨的文明施工的这样一个组织管理,他折服了,他接着说,说我要做两件事,第一,回国以后跟我们的部长说,明年重走这条路,来亲眼看一看中国实际建设的路和桥。第二,我们国家是岛国,连岛工程有很多是要用桥梁来跨越,我们现在已经规划了一些桥,去年你们到我们国家去考察的时候,我们说那些桥都已经有主了,都已经安排了外国的公司来建设,其实我今天跟你说实话,是我们不相信你们有能力来建设这样规模的桥梁。我们认为你们给我们放的图片,是外国人帮你们做的,至少也是外国人手把手教给你们来做的,今天我信了。所以回去以后,我要向政府报告,那些桥都请中国同志来做。我在这里把本来想后来说的话先说,回去以后果然把连接爪哇岛和马都拉岛的五公里四的这样一个连岛工程,跨越海峡的工程交给中国建设团队来做,而且这座桥在今年的6月份已经建成了,将近450米的斜拉桥。
       
我想我们中国建桥工人在印尼建设第一座桥梁,应该是中国和印尼友谊的标志性桥梁,也是代表我们国家最新建设水平的桥梁,再拉回来,从润扬大桥下一站到江阴大桥,就是1999年50年大庆之前建成通车的江阴长江公路大桥去看。我们的建设指挥长周适中副指挥长和我大桥的总设计师一左一右陪着他,我们等待着他在桥上说这是不是中国人自己做的,那是不是中国人自己做的,但是没想到他没有提一句这样的问题,而同样说了二三十遍,自言自语地说(英文)面对着宏伟的拔地而起的大桥,最好的翻译词就是难以置信。从江阴长江公路大桥下来以后,我们疾驰上海,因为第二天一早,他就要飞回国了,而当时已经是五六点钟了。到了上海,在高架桥上看见林立的民用建筑拔地而起,而且我们争得了它的意见,先不吃晚饭,先到浦东去看一看,大家,我们中国的老百姓可以知道,我们外国的同行到了浦东看到了那样一些个高层的建设,而且都是在90年代建成的建筑,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断地重复着同样的话,难以置信。受他们的感染,我都(难以置信)了,因为我在想,我在路上给朋友们看的东西,90年有吗?一样都没有,90年我给他们看的路,看的桥,和到了上海看到了那样的民用的建筑,浦东的开发,都是90年代和新世纪之初,我们用双手建立起来的。所以我深刻地体会到小平同志说,发展是硬道理,抢抓战略机遇期是硬道理的,这样的一个真谛。
       
好了,我还想扣回到主题,这些朋友们在上飞机之前,他说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你,你告诉我,你们建设的钱是哪儿来的,我们也想建设,我作为我们国家主管交通的领导,我也想大规模地建设,但是我没有钱,我没有钱就干不成事啊。这就是您刚刚提到的问题,我们走了一条贷款、修路修桥收费还贷的这样一条路,这就是80年代初我们的广东同行在建设路和桥的时候,实现的技术、政策方面的突破。他带来的这样一个作用,延续了30年,也正是我们向国外同行介绍当中,除了技术层面以外,在政策的层面上,在管理的层面上,最成功的经验就是这一条。当然这个故事插进去太长了,但是我想最后是要回到这儿来说的。

        记者:您给我们了一个很精彩的故事,我们听了都很振奋,您再给我们讲一下关于虎门大桥的故事。
       
凤懋润:虎门大桥呢,其实本来我不太想讲,因为我只参加了前期工作,没有参加后来的工作,但是在我的一些文章里面呢,谈到了不仅仅有刚刚跟您对话当中谈到的三个时期的特点,我也还谈到了三个里程碑式的建筑,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一个里程碑式的建筑,就是我刚刚谈到的上海南浦大桥,突破400米的跨径。第二个里程碑式的建筑物,桥梁建筑物就是虎门大桥。它是我们国家突破800米的第一座高速公路上面的钢箱梁悬索桥。第三个里程碑式的跨径桥梁,就是江阴长江公路大桥,它是突破了1000米,或者说1200米的这样一个记录。那么如果按照我刚刚说的三个里程碑400米翻一番,800米,再来一个400米,1200米,江阴桥因为1385米,所以它不仅仅是突破了千米,而是超过了1200米跨度的桥梁。
       
关于虎门大桥还是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我有幸参加了这座跨越珠江口大桥的前期工作。这座大桥在原来的设计方案当中,也有用将近600米的这样的一个斜拉桥的方案来跨越,在那个时候,我们刚刚实现了斜拉桥400米的突破,正在实施还没有完全建成,所以这样一个500米到600米之间跨径的这样一个斜拉桥,我们能不能用自己的力量来实现,确实有很多的质疑。所以当时也请了外国公司来实施主设计,由我所在的单位来作为配合。那么说到这件事,我也有一个真实的故事,也是很刺激我们的故事,外国的公司和我们的小分队约定在深圳的一个沙角电厂的一个会议室要碰头商量我们合作的事宜。但是我们这样一个十几个人的小分队,有我们老一辈的桥梁专家戴静老先生带领,按期到达,但却没有等到这家外国公司和他们的团队按时到达,等了两三天的时间他们来了,而且他们还拉了国外的伙伴,他们拿出来的方案是让我们打杂的方案。我们愤怒了,在会上我们强烈的谴责和批评他们这种不守信用,而且不尊重我们中方的这样一个做法。
        
要求他们道歉,后来他们道歉了,由于这样的一个方案,他们也没有做过,600米的桥他们也没有做过,当时这家公司的成果也是刚刚突破400米的一个成果,后来经过了中国工程师的研究,我们决定改换方案,采用悬索桥的方案,选择了后来的888米的钢箱梁悬索桥,就是现在建成的悬索桥,也从而拿到了我们中国人自己建设的自主权。特别是中国的老百姓可以看到这样一座宏伟的大桥,拔地而起的大桥,它的高塔就建立在威远炮台的旁边,而没有哪一个中国的老百姓不知道威远炮台它在历史上曾经扮演了一幕抗击外国侵略的壮丽的那样的一幕,那就鸦片战争,林则徐烧烟,中国军民抗击外来侵略的那样壮丽战争的这样一幕。当然最后我们失败了,这才有了后来屈辱的那样的历史,而今天站起来的中国人民,在这样一个地方我们建桥,用我们自己的力量把它建设成功了,而且是在香港回归之前建设成功了,在香港那儿有一个由国际团队外国人建桥团队建成的青马大桥,我们这里有一个由中国的建桥团队建成的虎门大桥,所以我常常想,我也常常说,虎门大桥的成功建设,是对中华民族献上的一份厚礼,现在虎门大桥成为了爱国主义的建设基地,在虎门大桥旁边的小岛上,有着爱国主义教育的纪念馆,我想这是我们建桥人的光荣。

        记者:因此您写过这样一句话“桥—功德观、民族魂、使命感”,为什么这么讲?
       
凤懋润:其实我们在说到桥梁文化,说到桥梁文化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这里面分了三段,一个就是功德观、一个就是民族魂,一个就是使命感。其实说到了文化和说到了这三个排比吧,其实说到精神层面的事,是说到中国桥梁建设者在素质、文化、精神文明方面的一个体现,在他们的身上,你可以看到功德观,看到民族魂,看到使命感,这是一种传承,全国的老百姓都知道赵州桥,世界都把它作为一个经典工程,而且授予他牌匾,因为它是建于1400年以前,中国老百姓都知道,修桥铺路是积德行善的事,所以我往往面对着媒体人的时候,他们老问我,说我们采访你们交通人,采访你们建桥人,给我们的感觉是你们特别阳光,无论是年纪大的还是年轻的,我说没错,因为我们心里面知道,我们在做积德行善的事,是在做造福民生的事,这是有意义的,再苦再累再寂寞,我们心里知道,这是做的对人民有益的事。说到民族魂、说到传承,小学的课本里面都谈到了桥梁的鼻祖,我们中国著名的科学家茅以升先生,提到了钱塘江大桥,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忘记了那段历史,钱塘江大桥是我们中国人第一次设计的桥梁,第一次建造的桥梁,领头人就是茅以升先生。
       
他从美国1921年拿到了博士以后学成回国,在1935年接受了建设大桥的任务,要知道建设两年多以后到了1937年正是抗日战争的前沿,这个大桥最后建成是在日寇战机轰炸之下抢通的,而这座大桥建成通车以后,第一批运送的人和物是什么,是十万逃难的难民和后撤的军队以及军用物资。当日寇进军到了桥头的时候,茅以升先生接到了中央政府的命令,炸断钱塘江大桥。其实由于战争的迫近,早都埋好了炸药,一座建成仅仅89天的中国人的第一座大桥,就是以承受如此沉重的民族苦难,赢来了它的通车典礼,非常值得中国人永远牢记。民族魂哪,我们桥梁建设者始终记住了这一段历史,而且激励着我们在新中国建成以后,桥梁的建设者在1957年建成了武汉长江公铁两用大桥,10年以后,1968年又成功建成了南京长江公铁两用大桥,直到现在这两座大桥仍然是中国桥梁建设者的骄傲。而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在大江南北建车了万千座桥梁,而且在大江大过,在我们母亲河上、长江上现在已经拥有127座桥梁,其中89座是公路桥梁,在长江的下游区段,长江三角洲区段,我们跨江的大桥,已经有三座桥梁跨度都超过了千米,为了保障南京到上海一线长江黄金水稻的畅通,需要大的跨度,不能够给桥下的通航设栅栏,这就需要大的跨度,需要一跨过江,需要千米跨越。大桥的建设背后是我们技术的进步,技术的创新,我们建桥队伍的成长。
       
所以我想,这就是我们的使命感。说到功德观、说到民族魂、说到使命感,我们的桥梁界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了,所以我们说要弘扬桥梁的文化,桥梁的精神,其实我想功德观、民族魂、使命感就是桥梁文化的精髓。

        记者:那我们中国桥梁从一开始作河上建,后来我们在江上建,现在跨海,根本原因在哪儿?
       
凤懋润:技术的进步,大家也知道,所谓河、江、海什么概念,是技术挑战的概念。我们说河一般都说小河,当然唱歌一条大河,当然河跟江比,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江要比河更宽、更大,好了,那么我们说到长江,从上游修到下游,也是技术进步的成果啊,如果在30年前让我们修一跨过江,在长江三角洲地区我们修不了,没有那个能力。好了,说到跨河桥梁和跨江桥梁的上游,比如说长江将近6400公里长,它的上游很窄,所以我们需要跨度并不是很大,那我们的技术可以攻克,往中游河面、江面就宽了,你没有几百米,你就跨不过去。在江里面要修桥墩,可以使跨径小一点,但是水从上游到下游越来越深了,基础、泥沙越来越厚了。基础下部工程,基础难度就大了。上部工程跨度大了,技术难度也就大了。所以刚刚说到,从上游修到中游修到下游,是建桥技术的跨越,是桥梁夏布工程和上部工程技术的跨越,说到跨海,自然环境更复杂了,潮流汹涌,像钱塘江江口的杭州湾,那是世界上三大强潮区,潮流汹涌,潮差变化很大,泥沙运动紊乱,在这样的一个建跨海的桥,跨海湾的桥,跨海峡的桥,下部工程的挑战增加了。
       
下部地层和地质的情况跟内河完全不一样,越到海湾、海峡、近海、外海,越来难度越大。所以刚刚你提到河、江、海,那我要说根本的原因就是技术的进步,就是技术的突破,我刚刚说的有一点乱,你们掐着用吧。说到现在,说到我们跨海的桥梁,东海大桥、杭州湾大桥,是新世纪我们国家建成的两座跨海桥,是里程碑式的桥梁,当然还有京堂大桥、青岛海湾大桥都有同样的工程结构,现在我们去修港珠澳大桥,今年年底就要开工,港珠澳不叫大桥,实际上确切的词叫通道,因为这座30多公里的通道,有桥、有隧,水下隧道,有人工道。这是一个组合型的通道工程,难度极大,隧道工程的难度比桥梁工程难度还要大,而且现在中国的桥梁建设者正在积极地筹划、规划,做前期工作,我想不用很久,我们将开工建设雷州半岛和海南岛之间琼州海峡的跨 海峡工程,那个挑战是严峻的,海峡宽20到30公里,水深70到90,这跟内河的40、50、60不是一个概念了。台风、地震这样的一些个威胁都是非常严峻的。深水基础是严峻的挑战,大跨度的桥梁,特别是公铁两用的桥梁,难度非常之大。所以我们现在正在面对这个挑战抓住这个机遇去攻克它,我想2020年以前有望开工建设琼州海峡大桥。

        记者:我们的桥梁建设从国内走向了国外市场,这其中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凤懋润:我们技术上成熟了,我们可以拍着胸脯说,现在世界上没有什么桥梁我们中国的建桥团队不能修,外国人能修的桥梁我们都能修,那就是在60年来,我们建桥经验的积累,这个积累,是技术上面的积累,是建桥队伍素质上的积累,是我们装备上的积累,现在建设国际一流的大桥,精细管理、精心建设、精确的设计,那已经是必须要有的本事。我常常说一句话,现在我们修这样的特大跨径、超大跨径国际级的桥梁,没有金刚钻,你别揽瓷器活,你干不成,现在我们建设桥梁,无论大小,我们的理念已经提升到不是你能不能建成的问题,是你能不能建好的问题,不是你建成了以后表面上看看有多好,而是这个桥梁大桥服务有效期是100年国外有的跨海湾海峡的桥,要求你的有效服务器是150年,我们现在的理念,我们现在的标准是设计使用寿命,或者叫做有效服务是150年,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你修的桥梁既安全又耐久,又适用,而且还经济美观,这是我们现在建桥人的理念,而我刚刚说我们的素质提高了,能力达到了,就是在这五个方面我们能够拿得下来,是这样的一个概念。

        凤懋润:因为世界上,咱们看过南斯拉夫演的桥,也有炸桥,但那未必是真的历史事实,而中国的钱塘江大桥真的是实实在在的历史事实,我们崇敬茅老,你要知道,外国人也崇敬他呀,那念书的匹兹堡大学塔内基理工学院接受了茅以升家人的这样一个请求,在他的校园里安放了茅以升先生青年时候的铜像,而这个铜像茅以升先生几个字是我们温家宝总理亲笔题写。这样的一个铜像在2004年飘洋过海回到了1921年茅老念书得博士的那个大学里面,现在还耸立在那儿,从第二年开始,中国的桥梁人,每年组团要到这个城市去,是参加在这个城市已经举办了25届的美国国际桥梁会议,叫IBC会议。因为大家知道匹兹堡是美国钢铁重镇,是美国发展历史当中很有名的城市。茅老的铜像就矗立在这样的校园里,而我们每年组团去参加这个国际会完了以后的重要节目,就是代表团的团员要到这个学校去访问,特别是要到茅老的铜像旁边用湿巾帮茅老擦一擦脸,清洗一下,要簇拥在他的旁边拍照、留念。久久不愿离去。
       
因为这是我们的老前辈,是弘扬了中华民族民族魂的这样一位英雄,是我们桥梁建设者的楷模。我想,这样的一种崇敬的心情在我们桥梁界的人一代一代会传下去,每年都会有年轻的学子,年轻的驾桥人在茅老的铜像旁边去缅怀他,去激励自己,为国为民作出更有功德的这样的事情。

        记者:在采访这段历史的时候,我们永远无法揣摩茅老架桥的那一瞬间,他的那种心情,您作为建桥人,您可能体会的更加深刻一点,茅老在什么样的心情之下下的这个命令。
       
凤懋润:我想你提到的这个问题呢,我可能很难说得很深刻,我试着说吧。作为建桥人,我们的茅老亲手炸掉他为之奋斗,而且和中国建设团队花了将近三年的时间建成的这座中国人的第一座大桥,而又亲手炸掉它,那样的一个心情,绝对是亲手掐死自己亲手孩子的那样的一个心情,我们看过很多抗日战争的影片,在地道里面,我们有很多的军民在隐蔽,而当日本鬼子发现了洞口往里放枪,问有人没人的时候,我们有的母亲把小孩哭,捂住了他的鼻子跟嘴,把他活活地憋死,我相信每一个中国人看到这儿的时候,受不了。同样的心情,所以茅老写下了悲壮的诗别,抖地风云土变叛,炸桥挥泪断通途,五行缺火真来火,不复原桥不丈夫。非常感人,在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茅老又亲手恢复复建了这座桥,一直到现在这座桥先在建设之中,当我们看到茅老到老年的时候80多岁将近90岁的时候,又到桥上去,又在抚摸着栏杆,这个时候他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了。我们作为一个中国人,去揣摩茅老当时的心情,这七八十年、八九十年跨度的翻天覆地的这样一个历史变化,我相信老人在抚摸着大桥的那一刻,内心是非常复杂的。有悲壮、有兴奋、有为中华民族自豪、有为站起来的中国人民扬眉吐气的这样的心情交织在一起,这是我的猜想,因为我已经将近70了,我也到了回忆、怀旧的这样一个时期,我相信他会这样想。
        记者:说到建桥的悲壮,还有一位先生,孙中山先生,孙中山先生一生也是致力于架桥职务,他在建国方略当中提出了在武汉和南京架桥,但是为什么实现不了?
       
凤懋润:应该说孙中山先生实业救国,或者是规划了跨越长江大桥通道的这样的一个宏伟的规划和思想,非常值得我们晚辈敬佩。但是他实现不了,那就是因为腐败的政治,旧社会你这个事政治性太强,我没准备好,那些词。我只能反过来说吧,我觉得民不聊生的社会,是帝国主义或者我们说三座大山在压迫着中国老百姓的社会,怎么可能建设得起来呢?老百姓还吃不饱,尸横遍野的这样的社会,怎么可能去实现这样宏伟的建设计划呢。那么回过头来说,新中国60年的历史,我们实现了孙中山先生当时的宏伟蓝图,为什么?有共产党的领导,有人民当家作主,有改革开放、国家发展了,经济实力增强了,老百姓腰杆子也硬了,钱包也鼓了,所以我们大规模地搞建设,要想富,先修路,是百姓的共识,经济发展、交通先行是政府的理念。正因为这样一点,从建国以后的60年,我们的政府始终把发展交通作为重要的战略性的政策,正因为这样,我们在建国以后的前三十年建成了初步的初级的公路网络,而在后三十年我们建设高级的公路网络,或者说高速公路作为骨架的作为大动脉的三级公路网络,大动脉一级、省市之间的经济干线这一级,和农村公路这一级,现在我们已经拥有了373万公里的路,我们有了6万公里的高速公路,这在世界上是第二位的。
       
有了这样四通八达畅通的交通网,稳稳地把经济增长托起,才有了今天国家持续的快速的发展的势头。所以我想,孙中山先生有宏伟的蓝图实现不了,而新中国60年把这个蓝图实现了,非常说明问题。

        记者:……。
       
凤懋润:你这个事呢,说得太大了。其实呢,解决了。第一,我们建设跨江大桥,首先要有经济实力,第二,要有技术实力。你必须在这样的两个实力的支撑之下,又有和平的环境,你才能够实现跨江大桥的这样的一个跨越。现代化的大桥确实还是要花钱的,我们说安全、耐久、适用、经济、美观,我们建桥人有一个指标,叫经济性,我们不应该花冤枉的钱,但是要花必要的钱,如果你是一个不富裕的国家,很难建设这样国际级的桥梁。没有技术的实力,你就攻不破那些关键技术的拦路虎,你就没有办法解决这样一些个技术难题。大家也知道,我们看到建桥的场面,那是千军万马,那是现代设备在实施着水中、陆地上的桥梁建设,还要有和平的环境。可以使我们能够按下心来,精心的设计、精心的因此。所以你提到6380公里的长江,现在架起来127座桥梁,都是我们60年建设起来的,特别是长江中游、下游的这些大跨度桥梁,动辄400米跨度,更大的600米、800米、1000米,现在到了1490米润扬长江大桥,这都是代表了世界先进水平的桥梁,没有以上我说的三个条件,是不可能实施建设的。

        记者:有一个词叫天堑变通途,1949年开国大典举行的前10天……。
       
凤懋润:这个事呢,要说起来不该由我来回答,因为我那个时候还比较小,这些事我知道,我上大学实习的时候,是在南京公铁两用大桥上实习,那么如果说非要说的话呢,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大中华,长江呢,把我们中国分的南北,它是个天堑,所以新中国一成立,毛泽东主席就能够考虑到要修大桥,就要把南北实现沟通,实现跨越,有政治、经济、社会进步各方面的考虑。我想,百万雄师过大江是摇着小木船过来的,是千军万马过大江,蒋介石原来的梦想是以长江为界,后来他没有实现。所以我想作为一个战略家,建国以后,首先就能够考虑到我们要把长江大桥建设起来,他有这个气魄,能够百万雄师摇着小船过大江的这个气魄,当然有现代化建设的这个气魄,而且我们毛泽东主席的民族魂,相信中华民族,相信中国人有能力,就是小米加步枪都能够打败飞机加大炮,25000米,都能够没有被打垮,有这样的一个气魄胸怀的伟人,一个长江大桥我想应该在他的胸中,应该不是问题,而正因为我们有了这样的伟人,他相信我们的民族,相信我们的人民,事实证明,1957年建成了,68年南京大桥也建成了,现在回过头来说,我们127座跨长江的桥,是毛泽东主席拉开了帷幕,三代领导人推动我们经济的发展,推动和平的环境,推动自主创新,所以我们实现了现在世界级桥梁的成功建设,实现了我们进入世界强国行列。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这也是一个展望,就是说我国未来交通发展建设,您有一个什么样的展望?
       
凤懋润:充满信心,或者说回过头来说,严峻的挑战和充满信心,因为大家知道,当我们桥梁建设者走到了今天,面对着严峻挑战来自于三个方面。第一,继续修建在我们国家东中部地区跨越大江大河,水网地区的桥梁工程。第二,西进,因为中国的公路网向西部延伸了,高速公路网向西部延伸了。所以我们桥梁建设者面对着的是崇山峻岭,雪域高原,黄土告破,大漠戈壁,这种特殊的自然环境和复杂的地质条件之下,建设桥梁工程的挑战,下部工程、上部工程都有挑战。在这些地区人烟稀少,但是修重要的交通线非常必要,但是增加了养护、维修的难题,不像东部地区。所以我们修的桥要更耐久、更安全,使得它有效服务期更长,这是内在的挑战,尽管它的跨度可能没有跨江大桥,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跨江大桥那样需要那么大的跨径,但是它同样有它的挑战。东进,修建东部沿海地区连接半岛、岛屿之间的跨海峡、海湾的桥梁工程,近海的工程、外海的工程,这样一些个工程面对着复杂的自然环境,台风、潮汐、地震、腐蚀等等这样的一些挑战,所以难度非常之大,深水基础,八九十米,这样深的基础,而且很厚的覆盖层,上百米的覆盖层,都是软土地基,另外这样的工程跨海的工程,需要跨度大,原因是少修桥墩,少修基础,大跨度以后带来的挑战是在风的作用下,自振的作用下,船舶撞击的作用下,有很多的风险。所以我刚刚摆出了三个战场。东中部、西部和沿海地区。
        
2020年以前,按照我们的规划,还要修110万公里的路,还要修4.5万公里的高速公路,这些个交通要道跨越大江、大河、海湾海峡的地方,都要建设桥梁工程,这就是我们面对的挑战。技术挑战是严峻的,但是我们已经有了6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或者说世纪之交这十年桥梁建设的经验和教训,我们充满信心,完全有能力攻克这些技术难题,完全能够拿下这些超级的工程。

        记者:开篇的30秒对桥梁一个赞美,你想一想。
       
凤懋润:那你们还是用高人吧,像任红伟这样的解说吧。

        记者:我们会出来一批的学者。
       
凤懋润:就用我那个桥梁文化周的那几句开篇,你绝对用得上。
       
在工程定义上架起来的路,飞跃深沟峡谷,横跨江河湖海,使天堑变通途,桥梁在人文社会中,常常是沟通、交流、欢聚、通达的代名词,桥梁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历史长河里,始终是智慧、奋斗、精神的象征。自主至今,人类用智慧和汗水系住了千千万万座桥梁,古代桥梁雄风犹在,现代桥梁婀娜多姿,大桥巍峨雄姿英发,小桥秀丽仪态万般。难怪诗人用流动的诗、立体的画,来勾勒桥梁的风采,民间则用修桥铺路其功德也来赞誉桥梁事业。
       
滚滚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源于着民族的成长,大江也是架桥人迎接技术挑战、弘扬桥梁文化和锤炼奋斗精神的母亲河,20年前的那首《长江之歌》激励起民族振兴的精神,你从远古走来,巨浪荡立着尘埃,你向未来奔去,逃生回荡在天外,你用纯洁的清流灌溉花的国土,你用磅礴的力量推动新的时代。今天中国桥梁建设者又高唱着自己的歌前进,大桥常常从新时代走来,一头连着历史,一头通向未来,它是顷刻在祖国大地上奔腾的血脉。大桥长长,从交通人的奉献中走来,一头牵挂着百姓的梦想,一头抒写中华的豪迈。它把党的关怀送进千家万寨,我们铺路架桥是传播现代文明和富裕的使者,向幸福伴随着路桥延伸,为人民创造美好的未来。这就是我这篇文章的结束。
       
凤懋润:桥梁是架起来的路,飞跃深沟峡谷,横跨江河湖海,使天堑变通途。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招   聘| 服务中心|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89993号
网站文明办网 电话:010-88864463 88864473
北京昊海金桥传播集团 地址:北京海淀区蓝靛厂东路2号金源时代商务中心C座3F